Pacific Ocean 野房子

Pacific Ocean 野房子 _ 2006 - 2012

■ 2013年第四屆台灣住宅建築奬 Taiwan Residential Architecture Award(縮寫 TRAA)
■ 2012年第一屆ADA新銳建築奬 ADA Award for Emerging Architect

伏簷穿透的基地本色
基地處於太平洋與海岸山脈之間的田野村落裡,東南可遠挑綠島,夏季時東南向的颱風帶來豐沛的雨量和風。北與東北季風則是冬季的常客;海岸山脈則明快界定東西向,防衛並鞏固了西與西北風。
夏天的傍晚經常在樹上發現獨角仙或其他甲蟲的蹤跡。大冠鷲不時發出響亮的叫聲,天氣晴朗時可看到十幾隻大冠鷲高空盤旋於基地上方。偶而在草叢裏發現鳥巢,蠻荒的草徑裏經常有野生的雉雞或竹雞出沒。

在緩緩的斜坡上串聯太平洋與海岸山脈,面對空曠土地的開闊尺度,加大可包覆所有使用行為的水平版設計是可攻可守的架構。像是潛伏準備展翅的鳥類,加上太平洋與海岸山脈的自然包圍,大開口的面對一邊是山、一邊是海,主軸空間所具備的客餐廳機能與延伸至半戶外的大木平台,伏簷穿透的透過室內到戶外,把太平洋綠島、海岸山脈小馬和平山、周邊的開闊土地及野生的生態環境全部串聯合在一起。

西南方的鄰接道路是進入基地的惟一入口,對開放性明朗的主體建築而言,因為緩坡的自然界定領域,以及方向性的明確限制與易於管理而顯得自在。

挑高的基腳可有效防止雨季時的排水與蛇類,屋頂的大懸臂反樑系統與上方的覆土整合成一個元素,因應領域不同所自然形成不同的屋頂與室內高度,同時也強化了穿透與阻擋、行進交織的多元屬性空間。

這裡是永遠沒有日落的地方,西北倚海岸山脈,東南臨太平洋。太平洋的野房子邀請我們聽覺、嗅覺、在地自然、人文環境與使用關懷在山、海之間共同交織的環境經驗。

有表情的技術
面對不充足的預算,運用明快的技術系統,直接了當的面對每一個機會。

為了能大開口面對太平洋與海岸山脈所設計的加大懸臂版,迎接充足的光線與阻擋颱風時帶來的豐沛雨量,同時兼具雨遮與遮陽功能。使用上發展成內外兼備的型,與清水混凝土、厚實的鐵木共同組構了戶外延伸的表情。

清水反樑版加強了室內外永久相連通的氣息,由內而外的打開了封閉。不規則的模板分割呈現施作到使用的時間態度與延續感。

墨綠色的蛇紋石洗石子外牆經得住每年從東南面襲擊的颱風,不均質的自然斑剝反而因時間增加而提升色澤的細膩程度。

西南與東北長軸的採光天窗,是鑿開封閉的空間精靈。穿梭在手工拉毛的水泥大牆上的移動照射中,呈現了空間延伸與環境融合的一致性。

每種材料都做自己,真實傳達材料本色。

12萬公里
距離是一個大考驗﹗

兩年的施工期程,每週五傍晚從新竹出發前往台東,週日的下午從台東回來,每週一次的往返約1200公里,兩年約行駛了12萬公里,當然還不包含坐飛機的里程。

記得在越南的胡志明市工作,在執行施工現場的設計與細部討論,總覺得相當困難,就建築的施工執行而言是非常在地性的。我們像是空降特種部隊般的從遠方空投到戰場,面對文化衝擊總是會折損我們的熱情與能量導致難以伸展。

來到台東小馬執行施工現場的討論,這時才感受到因山脈阻隔所造成的城鄉差距的技術認知,並不亞於在越南的胡志明市。唯有蹲點才能克服時空的距離。

這同時也是在偏鄉執行建築的幸福感,少了成熟的技術,卻多了許多手工藝與工法開發的可能性。

旅行的影響
旅程,是一條建築的走法。

早期特別鍾愛於未開發或開發中的第三世界國家,在不成熟的環境裡充滿了無限可被啟發的想像力。

每一次穿山越嶺的前往工地,不管是蘇花公路上澎拜的清水斷涯,或穿過中央山脈行駛在中橫的峽谷公路裏,還是行駛在南迴公路上蜿蜒曲折的通過海岸山脈。每一次前往工地都像是一趟豐富的旅程,除了透過意志力得以堅持下去,每次旅程總有許多的啟發及激勵自己前進的收穫。

向太平洋致敬
真實豐厚的人文關懷-歐洲來的傳教士。

除了地處偏遠,颱風與地震頻傳,這裡是永遠沒有日落的地方。

大約在八十年前就有歐洲傳教士來台東小馬村傳教,多數人奉獻一生在這塊土地上,未曾再回到自己的家鄉。傳教士設計建造的建築物大多是水泥構造物為主體結構,在這之前鮮少在台東發現以水泥為結構主體的建築物遺留下來。這是否意味著傳教士帶來建築技術與建設?

探索地域環境;面對無常養成在地人民樂天知命的生活態度。在面對看似只有自然條件的環境基地裡,卻隱藏著豐厚的人文脈絡。在回應自然的同時,更應該適時回應人文的感動。

想像如何在資源匱乏時期;直接了當面對限制,每一個設計動作並沒有多餘的資源可以消耗,由困而生的設計能量表達對大地的感動。這是對這些由歐洲遠渡重洋來到偏遠太平洋小島上傳遞愛的天使們,最佳的致敬。

設計態度說明
0.野建築思維:
1.拔地而生,向大自然學習。
2.探索地域特質,創造有自主的、有未來性的想像力。
3.『綠』觀念的核心價值,非使用昂貴的綠建材來增加成本與耗能。偏愛物質匱乏時期的簡易構造,理性節制又能對應最迫切的物理條件。
4.通透明亮、保持穿透,與山海環境優勢結合。
5.回歸生活的本質初衷,善用任何一個被精選留下來的動機。
6.在受限的技術條件裏,力求材料組成的清晰原創。
7.多元系統的重疊存在中,維持一致性。
8.以時空為觀點,找尋最佳狀態,享受時光流逝中的轉變。
9.保持樂觀,不急於突破當時周圍狀態的限制,尋求立基點,轉劣勢為優勢。
10.親亞洲學的角度,保持以地球村的歷史座標,衡量每一個動作。
11.趣味性。

COPYRIGHT @ WANG P. J. Architect Lecture, Dept. of Architecture. ALL RIGHTS RESERVED.

王柏仁 WANG PE JEN ARCHITECTS